Tonic

[tk鱼]告诉你

好吃🤤

无忧宫:

突如其来的脑洞(。
tk鱼谈恋爱设定
填上吧填上吧……
ooc属于我

————————————————————


Musti你知道吗,Balboa今天吃的好多…一斤鲜切,一斤。我让他在院子里跑跑,他到会享受,就这么晒太阳去了……
你知道这张照片有什么故事吗Musti,那是我第一次去斯图加特,我父亲带我去的…那天天气不错…
Musti你来一下我跟你说件事…
Musti?Musti…!

……祖宗啊!穆斯塔菲皱起了他那张不皱也很显老的脸。

到底是谁造谣说这家伙很安静的?啊??你看他这个滔滔不绝的样子,安静也就跟他的长相有点联系吧,嗯?

Mes你等一下我电话响了你听嘟嘟嘟嘟零零零零我去接个电话!

忍无可忍的穆斯塔菲抬脚就走,偷偷摸摸挤进了科尔尼更衣室。掏出压根就没开的手机麻利地开机翻开通讯录。找到了Khedira,犹豫几秒……嗯,这个人应该不是问题所在。于是往下翻了几个顺位,找到了Kroos。

为什么存Kroos?因为我是一块七分熟的牛排,Toni是一块三分熟的牛排。穆斯塔菲心里把某人腹诽了一遍,想了想还是拨通了电话。

一阵尴而不尬的寒暄过后,没想到对方比自己先切入正题。

Mes怎么了?

……果然没打给Khedria是正确的。

那个……Toni啊,Me…Mesut跟你在一起的时候,那个那个我是说,跟你偶然遇到在一起不经意聊天的时候…

托尼克罗斯没有意识到自己翻了个梅式白眼。

Shkodran…停下Shkodran,你想说什么?

那个…Mesut这两天就跟个话匣子一样,完全停不下来!!!
他昨天啊balabala……
前天啊balabala……
今天又balabala……

克罗斯甚至在想他刚刚到底有没有把那口气倒回来。

可算找到倾诉出口的穆斯塔菲有条不紊一气呵成精确还原地把厄齐尔讲给他的每一件事都一字不落复述给了克罗斯听,也真亏他一字不落都记住了。
电话这边的克罗斯眉头随着穆斯塔菲讲的事件数量的上升拧的是越来越紧…

我为什么一件都不知道?
(因为我没说呀。——:Ozil)



穆斯塔菲忘记了他自己跟克罗斯是怎样挂掉电话的,伦敦虽然气温低,但更衣室里取暖还不错,如果刚刚那一阵寒意是自己的错觉的话。

刚准备关机回训练场,他看见厄齐尔抱着球从通道回来了。手忙脚乱的穆斯塔菲在试图把手机塞进柜子里结果掉出来又尝试塞进训练服兜里但是忘记拉链没拉开一直没成功之后,眼睁睁看见那双大眼睛凑到了自己鼻梁上。

boom。大眼睛的主人说。

穆斯塔菲的心跳跟着停了好几拍。

厄齐尔没有忘记瞟一眼他那还没有锁屏的手机上的最近通话记录。果然。

他也不着急看自己的手机有什么动静,饶有兴趣坐下来一遍换鞋子一边问。

女儿打来的?
呃…那个………嗯!
一切都还好吧…?
好,好好,很好。
跨国通话好贵的吧。
是啊……啊,不是不是,他们都在伦敦呢贵什么贵哪里贵开什么玩笑哈哈哈哈……

穆斯塔菲一边打哈哈一边扭头龇牙裂嘴。你就精吧,剩下的就不关我事了…


Part2

意外地,厄齐尔后续并没有收到任何消息。这也是让他本人有点不是很痛快…
回到家里把自己扔进浴室,开着莲蓬头站在下面思考自己遇到的问题。

其实他也不是非说出来不可,看Musti哭笑不得的表情让他有一种恶作剧成功的愉快感。以及这种反差感,还必须得在了解自己的人身上做实验。

Toni?…自己在想到这个名字都第一时间就把他排除在外了。

克罗斯不是一个感情外向的人,这个估计认识他的人都知道。同样他也不是一个适合倾听的人,这个梅苏特知道。或者说,只有梅苏特知道。

“你不会希望对着一面墙讲故事。”这句话是Miro告诉他的,说这句话的Miro脸上带着完全理解并表示同情的微笑。关于自己和克洛泽的这次谈话,尽管Toni问过几次,但是Mesut没有告诉他更多。

克罗斯是那种,你完全可以和他说任何事情,也不用担心被泄密,但你去找一棵树一面镜子一堵墙也可以达到同样的效果。只不过他会给你一些表情反馈,微笑,惊讶,抿嘴点头…没有更多了。

厄齐尔关掉淋浴,扯了浴衣把自己裹起来。冬天的伦敦真是太冷了,就算有供暖,这个温度也足以让他只想找个暖和的地方钻进去。他想起了某人的怀抱。

“我今天训练进了三个球,帽子戏法呢。”
“尽管守门的是Shkodran和Olivier。”

“圣诞节就要到了,假期准备去哪里玩?”
“我们尽力了,但还是输给了曼联。”
“他一直在下面看着我,我不知道他会怎么想。”

“马德里至少比伦敦暖和一些吧。”

“…我想你了。”

另一边,联赛轮休的克罗斯正在马德里机场取票,下一趟飞往伦敦的航班在一个小时之后。

不提前告诉他的话,他应该会在家里的哪个暖和的角落和他的真主聊天吧。

或许也你应该多和我聊聊天…

我也有好多事情,想讲给你听。

“命运决定谁会进入我们的生活,内心决定我们与谁并肩。”








告白家兔 @Eblana&Dublin 


顺便为胡兔贡献点热度(。)

甜得我……

无忧宫:

进展太快(。文笔奇渣的完结篇

有肉渣_(:⁍」∠)_

上班族大头x学生兔子,伪一见钟情系列
ooc属于我,兔子好吃
————————————————————

题目来自Jose Lucas同名歌曲

If it weren't for love(2)【胡兔/孜然兔】

学生兔子可爱到想(哔——)

无忧宫:

没有油水的章节()烂文笔慎入
上班族大头x学生兔子,伪一见钟情系列
ooc属于我,兔子好吃
————————————————————

if it weren’t for love

Hummels || Draxler


像被什么东西紧紧束缚住了咽喉,德拉克斯勒觉得自己下一秒就要失去意识,然而还是有一股灼热的暗潮涌动,裹挟着他向着没有退路的方向去了。他又感觉自己被一个陌生而温暖的存在包裹起来,那个人对他说:别怕,慢慢来……

可是他要呼吸,他发现自己越是挣扎越是逃离不出,在真实与虚幻之间,德拉克斯勒看见了有些面熟的脸庞,熟麦色的肌肤和汗水蒸腾的雾气,画面像是突然变成了自己骑在那个人身上,交缠的健硕身躯在某种节奏下起伏着,耳边似乎还有自己难以想象的甜腻呻吟.....

“if it weren’t for love~love love love~love love love~”

手机铃声响起的时候德拉克斯勒几乎是第一时间坐了起来,实在太令人咋舌,昨天的误会对象竟然变成了自己今天的春梦主角,这个剧情让已经回到现实世界的德拉克斯勒一时有点接受不了。摸起手机看了一眼,昨天对方发来的晚安还留在锁屏界面上。事实上一直到误会澄清之后他们就没有了更多的交流,德拉克斯勒有点不太相信他就这么接受了自己的说辞,并且一点质疑也没有,还对自己说了晚安。

可是他们在梦里已经.....德拉克斯勒甚至还不知道他叫什么名字。

“if it weren’t for love~love love love~love love love~”
重复闹铃再次响起,德拉克斯勒一个激灵,完蛋了,早上还有一节课要赶,他要在十五分钟之内赶紧冲个澡去学校。他暗骂着不该出现在梦里的人干扰自己的正常作息,一边又不愿承认那个梦其实还是有点旖旎而美好的。

该死,快从我的脑袋里滚出去!咬着一袋牛奶在单车上奋力蹬踏的德拉克斯勒已经闯了三个红灯了,还有一个路口就能到学校,他不介意再闯一个。正准备加速时,面前突然出现了一辆不速之车从自己的左前方拐过来,随着一声刺耳的鸣笛,德拉克斯勒瞪圆了眼睛赶紧捏住车闸,小腹狠狠地撞在了车把处,真他妈的疼死了...龇牙咧嘴间半包牛奶没咬住呱唧掉在了地上,他也顾不得去捡了,朝那辆银灰色的不知道什么车举了个拳头,头也不回骑上单车往校门冲去。

胡梅尔斯踩完急刹车后还沉浸在缘分真奇妙里没有缓过神来,如果自己没看错的话,他刚刚看上去可比那晚上凶狠多了,明明是自己闯红灯还这么理直气壮地对着自己比划拳头。而且这么着急,是在赶着去上课?果然还是个学生吧....直到后面车催促鸣笛胡梅尔斯才反应过来从刚刚想到他开始自己就在慢速行驶,那个叫尤里安的小服务生还没回复自己的短信,或者我可以再发一条给他。他还不知道自己的这些举动对德拉克斯勒来说到底意味着什么。

——————————————————

一个人影蹑手蹑脚拎着书包从教室后门溜进去,然后一屁股坐在了格罗斯克罗伊茨的旁边,大十字同学还没来得及惊讶,自己的名字就被点到了,“到!”接着他小声问自己的发小兼死党,“尤利安你干嘛去了?我还以为你不来了…”

“我不来你会帮我点名吗?”德拉克斯勒一个白眼翻回去。“遇上一点事耽搁了几分钟。”
心领神会的格罗斯同学知道他是起晚了,嬉笑着点点头。接着收到了一个更大的白眼。
刚掏出课本,手机的短信提醒适时响了起来。德拉克斯勒抬眼一看,卧槽。

“早安尤里安,睡的怎么样?”

这个人真的知道自己在干什么吗?德拉克斯勒想过如果在pub再遇到他就非常礼貌地再道一次歉,或许还可以攀谈几句,可这个早安短信是怎么回事,难道要说做了个春梦你还是男主角?

德拉克斯勒已经非常确定这个人是不打算放过自己了,至于他这样做是想得到什么,德拉克斯勒无从得知,毕竟出入pub的人鱼龙混杂,他也并不是一个什么都不懂的傻学生。更何况自己目前对于他没有任何了解,除了外貌之外(…)但是为了不再度引起不必要的误会,联系看上去似乎还是越少越好。

可是被顾客投诉这件事真的是太可怕了,德拉克斯勒不确定对方是不是这样的人。他不想再回想起被罚掉一个月工资结果没钱吃饭结果饿了一周的恐惧…

“…还不错”

一旁的凯文不时伸着脑袋想看看他到底在干嘛,难道谈恋爱了?然而心情复杂的德拉克斯勒早就没空想再翻给他一个白眼。

——————————————————

事实上,事情似乎并没有他想的那么复杂,至少目前是这样,而且越来越像这样。

从那之后,除了会经常收到短信之外,德拉克斯勒就没在pub里见过他。他知道了这个有些阴魂不散的人的名字,马茨-胡梅尔斯,在附近的一个写字楼里上班,上次只是偶尔被朋友拉着去了一次pub。他也知道了胡梅尔斯并没有不相信自己的那番解释,德拉克斯勒猜测胡梅尔斯只是太无聊的才经常给自己发短信问候,也确定他应该是不会投诉自己了。

胡梅尔斯也渐渐发现那个会炸毛的小兔子不再那么礼貌的回复自己,也会说一说自己的日常,吐槽一下死党,尽管他还是不回自己的晚安。有一次,胡梅尔斯没有忍住,键入了一条短信发给他。

“尤里安,我们应该是朋友了,对吧?”
快要摸清楚德拉克斯勒作息的胡梅尔斯知道这个点他并不忙,可还是过了一个多小时后他才收到一条回复。

“我想是的。”

德拉克斯勒不知道的是,收到这条信息后胡梅尔斯脸上的笑容是多么真实。

——————————————————

自此之后,两个人之间的text交流就这么过了有两个月,甚至等胡梅尔斯翻看之前的讯息时他才发现原来已经过了这么久。他不是没有想过约他出来,况且自己手里还有德拉克斯勒的地址。只是他从两个人之间的交流和初次认识的了解,大概知道这只小兔子是一个多么敏感的人,或许胡梅尔斯自己也有点犹豫到底要不要打破现状,或者再等等……

一天,刚起床的胡梅尔斯一如既往键入了一条早安短信发了过去,按理说最迟到他结束第一节课自己会收到回复,可是这都一天过去了,自己的短信收件箱除了一些公司事物外还是毫无动静。

这可不是个好的预兆。

整整一天胡梅尔斯都没有完全投入到自己的工作里,只要稍微一走神脑子里就都是那个叫尤里安的青年,甚至在开会现场也因为走神被点名一次。胡梅尔斯一直熬到下班,令人惊讶地第一个走出办公室,接着便开车来到了尤里安工作的地方。可是还是没有找到他,听他的领班特拉普说,德拉克斯勒昨天来请假了半个月。

胡梅尔斯顿时有些慌,幸亏他还记得自己有尤里安的地址,于是他从钱包里翻出来了那张小纸条,接着便驱车寻了过去。

你可不要有事啊小兔子。


tbc.

If it weren't for love(1)【胡兔/孜然兔】

狐兔真的好吃,这么好吃一点都不邪教﹃

无忧宫:

一个…不知道怎么形容的邪教(。)走圈地自萌的路
花式吃兔的一种,个人觉得是味道不错
上班族大头x学生兔子,伪一见钟情系列
ooc属于我,兔子好吃

————————————————————

if it weren’t for love

Hummels x Draxler

如果不是走廊里的那一瞥——青年一边松着自己领结一边小声咒骂了一句包间里的客人,那副画面莫名其妙让胡梅尔斯有了一种想上去搭讪的冲动,他觉得青年就像一只会炸毛的兔子,尽管他长的离一只小兔子差了十万八千里,不过有点可爱到是真的。

然而事情确实没有就此打住,当青年简洁有力的手指夹着那张纸片递过来时,胡梅尔斯愣住了。他自认为自己不是那种会轻易接受一个侍应生递来的电话号码的人,或者也根本不会存下来再打过去约他。可是他确实这么做了,在回去之后。只不过他选择了发短信这个他感觉更稳妥一些,不冒犯的方式——他也不知道他为什么要用冒犯这个词。他只是…接受一个酒吧服务员的邀请而已。

原来他叫尤里安,尤里安-德拉克斯勒。

而另一边,刚洗完澡,躺在自己的廉价公租房小床上里的德拉克斯勒回想着自己有些疲惫的一天,并没有发觉哪里不对……

还在pub那会儿新来的领班特拉普让自己把电话和住址写下来交给他作为临时联系的备份,并顺便让他把收据递给坐在不远处的一位顾客。他照做了,只是不明白为什么那位顾客,看起来像GQ封面人物的人意外向自己投来了有些疑惑的目光。德拉克斯勒回头想想,把这种目光当作是有钱人对于自己纸醉金迷生活的一时迷茫,不一会儿便忘记了。

作为一个穷学生,在酒吧打工虽然不是那么的安全,却能让他每月按时交上房租,还一点学贷,吃上几顿还不错的饭,再攒钱买张球票……事实上就花的差不多了。忽略掉pub里偶尔伸过来的不怀好意的手和让人恶心的笑脸,他还挺满意自己的现状。

手机响了,一条短信映入他的眼帘。

“你可把号码递给我了小家伙,什么时候有空?”

?????
才反应过来的德拉克斯勒一瞬间从逼仄的弹簧小床上坐起来,床板发出令人牙酸的声响,不过没有什么能比这条短信更糟糕的了,他竟然把自己的联系方式和住址交给了一个陌生人?虽然他长的真的还不错(咳)德拉克斯勒到是不担心自己的人身财产安全,毕竟他是一个穷学生,他懊恼的是自己竟然让他以为在约他!

卧槽……卧槽卧槽卧槽……真是糟了个大糕。

德拉克斯勒颤抖着拿起手机,他没敢立马打开那条短信,思前想后还是在乱划一气之后回复了胡梅尔斯一条以后他想起来都会想锤自己一拳的蠢透了的信息:

“请问你是…?”

………………………………………………………………


自打短信出去之后,胡梅尔斯就有点后悔了……
小家伙?不知道这么称呼他会不会让他觉得自己很放浪,其实他还是很正派的一个人。如果再有一点时间或许能想出一个更好的称呼,比如…比如,这下他也不知道该称呼什么了,他甚至不知道自己在紧张什么。

直到收到回信,胡梅尔斯才觉得自己的紧张根本没有必要,他就和自己想象的一样青涩,就像一颗发青的苹果。只不过能主动把号码,甚至和地址一起递过来,这让他有些惊讶。

胡梅尔斯动动手指键入了信息回复过去:

“尤里安?这是你的名字不是吗,是你把找到你的方式交给了我。我觉得我们可以聊聊。”

仔细阅读着屏幕上的字,德拉克斯勒觉得自己头都要疼炸了……虽然,他长的是很好看,非常好看。但是自己不是那么随便的人啊,他也不想表现的就像刻意,事实上也根本不是刻意,只是一个失误而已。他纠结着要不要把真相告诉那个帅气的顾客,虽然理智告诉他一定要这么做,可是脑海中偏偏就有个将错就错的想法拽着他。

经过一番思想斗争之后,德拉克斯勒还是选择把事情交代清楚,包括新来的领班,包括账单,包括自己的失误,并诚恳的希望这位看上去不错的人心地能和外表一样,别把这件事告诉经理…变成服务生骚扰事件,他确实不想丢掉这份工作。

仔细阅读了这一条长长的短信,胡梅尔斯发现自己竟然松了一口气。不是因为这个误会本身,而是他很高兴觉得这个叫尤里安的青年确实和自己想象的一样青涩,他并没有刻意去做什么邀请顾客的事情,而且他字里行间的焦急就像自己第一次在走廊里看见他一样,可爱极了。


他当然不能放过这么一个机会。


tbc

胡兔邪教真的好吃

Eblana&Dublin:

自古鞋教产粮快(不是

背景音乐来自德兔同名歌手Juilan Le Play的 Mein Anker

加上德兔声线也粗...就当作是兔砸唱给大头的(

自带避雷针,雷勿点!

食用愉快。

与小何同志的欧洲杯 DFB匿名日常(

老实讲,Toni并不是一个沉溺手机的人。
尽管每天抱着手机在屏幕上点画已经成了人们的习惯,但他的生活多数时间都是丰富而充实的,比如和队友一起按部就班的训练,踢进几个角度刁钻的进球,就算在闲暇时间,他也更愿意和家人朋友一起找地方共度个美好的周末。
而不是像现在这样,每隔几分钟就忍不住瞟一眼并没有亮起的屏幕。
……见鬼。
在发觉自己已经是第三次摁开屏幕,而入眼的都是空荡荡的锁屏,Toni终于沉着脸把手机扔得远远的。

怎么变成了这样?事情源于昨天早上。
一觉睡醒的Toni习惯性地从床头摸来手机看时间,而他第一眼看到的并不是屏幕上硕大的数字,而是那之下更为抢眼的一条未读短信。

——Gute Nacht
来自Mesut,时间是00:50。

原本还带着睡意的眼睛,这会儿因为投入更多光线变成浅灰色,让他看上去完完全全地清醒过来。
Mes突然给他发了短信?还是昨天晚上?
Toni在床上坐起,手指从发际向后扒了扒额前的头发,捧着手机又盯着那单薄的句子看了几秒。
一早看到Mes的短信无疑是让人开心的,它甚至让这个早晨和平时比起来都有些不大一样,可是……Toni感到有些不太对劲。
这感觉或许来自这条短信之前空荡荡的空白,要知道,他们两个最后一次联络还停留在一周前。
Toni记得很清楚,因为那天是Mes的生日,自己出于小小的私心,提前半个小时就占用了他的电话线路,尽管这半个小时中多数时间都出于静默,但他们也很是享受属于两人的安静。
Toni并不知道这样将他人来电拒之门外的办法有没有奏效,因为第二天的皇马更衣室,热闹到让他想不起注意究竟有没有人提起某通没有打进的电话——皇马6:1在客场大胜贝蒂斯,他自己也在这场打破连平魔咒的漂亮比分中拿到了两个助攻,加上Marcelo James的回归,和紧接着欧冠小组赛中俱乐部的精彩表现,这一周的精力几乎被填得满满当当。
时间原来过的这么快。

——Guten Morgen
手指在屏幕上飞快地键入单词发送,他看着从输入栏升到屏幕右边还占不到三分之一宽度的蓝色气泡,想了想,又加上一句
——你睡得有点晚,Mes


接下来的一天里,Mesut都没有再回复,Toni对此并没有感到多意外,然而界面右下角的“已发送”字样也始终没有变成“已读”,这让他有些不解。
谁都清楚,如果你试图扯动一根绳子,感受最清晰的必然是系在绳子两头的人。
他隐约知道是哪里出了问题。

这个周六Jessica带着孩子们外出,Toni训练完毕回到家时只有他一个人。他终于允许自己放松身体靠进沙发,手机从口袋里掏出被安置在一旁,游移的目光却始终离不开那块小小的屏幕。
他相信Mes一定看到了那条短信,也为罗列出了所有他看到短信之后的可能,说服自己理解没有什么难,但他需要思考一下究竟是什么让自己从昨天开始就对这此耿耿于怀。
他思考着,接着手机就飞到了沙发的另一边。
手里再一次空无一物,他只好压下烦躁闭上眼睛假寐,试图以此放空头脑,但眼前反而很不给面子地闪过一些凌乱的画面,最终无可避免地定格在Mesut身上。

Toni性格中的那份与年龄不符的稳重,不论是球场上还是生活中一向被媒体所津津乐道,他身边曾被体贴照顾到的朋友对此也心服首肯。虽然在这一点上他并不认为自己像外界夸大的那样,私下里成了一座感情冰山,但至少他明明是一个能在感情中保持理性与清醒的人。
然而当他面对Mesut,事情就开始不一样了。
他会因为对方的反应而怀疑起自己的坚持,也会像现在这样,因为一条不明情绪的短信而整天都无法把心思从远在伦敦的那个人身上扯回。
他突然意识到Mesut的存在慢慢打破了他一切对于自己的认知,以前自己所抗拒的,未曾想过的,如今却投身得义无反顾。
他找不到原因。
但不是所有事情都能寻到一个原因。
他想,或许就是有这么一个人,他的出现会颠覆你的生活,不管理智是否允许,他都会让你前半生的不想尝试变成刻意保留,只为在遇到他之后与他倾尽所有。
而Mes就是这个人。

沙发角落传来一声震动,Toni叹口气,站起身拿起终于有动静的手机,那上面是一条软件推送。
他本应对此感到恼怒,但想通一切的他此刻只是滑动屏幕,无视掉那则无关痛痒的新闻,在数字键上拨通了那串稔熟于心的电话。
听筒里的等待音同那晚一样,并且还没有中止。
可Toni知道,他现在的每一秒等待,都是在向他的Mes迈进一步。
像他一度那样,不曾迷惑,不曾犹豫。

#tk鱼甜起来是可以要人命的

源自小何同志人品终于上线的一则小脑洞,尽管对这甜度喜闻乐见也还是莫名其妙被闪了一脸…作为客串流星的那个内心很是复杂(。)



顺便做个群宣

QQ群匿名有个欧洲杯主题,有兴趣的可以来玩一玩,一能抽签试人品,二能像图里那样方便扯淡开脑洞,何乐而不为(

115089889

时隔这么久终于能正儿八经地吃一吃晨译了,试着把这个tag刷起来(。)